滚动公告: 《秋裤和擀面杖》白描群舞演员 欢乐中充 17-10-20   让儿童文学连通戏剧教育 17-10-20   江一燕献唱《七十七天》主题曲 窦唯词曲 17-10-19   阚清子白风衣亮相机场 人气旺大批粉丝接 17-10-19   毛晓彤演绎秋日正确玩法 萌物与时尚皆不 17-10-15   关于我们| 联系我们| 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您当前的位置:昆明康辉旅行社官网,昆明康辉旅行社,云南昆明旅行社,云南旅游线路,云南旅游介绍 > VIP小包团 >
旅游线路


联系我们
 
VIP小包团
让儿童文学连通戏剧教育
    编辑:信息发布中心  来源:未知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更新时间:2017-10-20 09:36

          

  ▲2017年第七届中国儿童戏剧节揭幕前夕,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在北京王府井步行街举行“戏剧嘉年华”花车巡游,为戏剧节造势。作为国家级专业院团,中国儿艺在原创儿童戏剧的继承、发展、创新以及遍及教育方面,始终不懈尽力。 北京晨报记者 柴春霞/摄

  “原创文学与戏剧教育论坛”举办

  在欧美国家,戏剧教育被视为一种“全人教育”。戏剧教育不等同于舞台表演,作为一种综合的教育,它不仅能够进步孩子的语言能力,还可以让孩子成为一个更全面、更完整的人。随着这种观点在国内的推广,戏剧教育越来越得到广泛重视与认可。在近日由北京出版集团《十月少年文学》杂志主办的“原创文学与戏剧教育论坛”上,儿童文学作家、剧作家张之路,中国儿童音乐剧研究会副会长、儿童戏剧教育工作者叶逊谦,金帆艺术团评委王骐,儿童艺术活动策划人郝燕,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导演梅凡等嘉宾齐聚一堂,探讨了买通儿童文学与戏剧教育的必要性和可行性,活动现场也宣布成立《十月少年文学》原创戏剧的艺术中心和戏剧论坛专家委员会,旨在为我国儿童创造出更好的文学作品和戏剧作品。

  纵向挑问题

  王骐:

  教育体系中没有戏剧教育课程,孩子们表演有余,表达不足。

  “美国、俄罗斯等欧美国家的艺术教育包含戏剧、舞蹈、音乐、造型艺术四大门类。中国到现在为止六十多年的教育体系中,没有戏剧教育这个课程,我们的艺术教育就是美术和音乐。”金帆艺术团评委王骐在过去多年里一直从事音乐教育工作,他指出国内的戏剧教育只是在第二课堂展现的局限性和问题,“所谓的第二课堂就是活动教学,有的学校成立了戏剧社,有各种各样的活动。在这种情形下,我们的孩子表演有余,表达不足,这就是一个现状。”王骐以为,让文学和戏剧结合起来影响孩子,让学生们能有自主表达的选择非常有必要,“戏剧教育和教育戏剧都要引起广泛重视。教育戏剧不是花招剧教育倒置过来说,而是起源于卢梭的实践学习理论,后来产生了美国杜威心理学家的做中学实践,我们国家有陶行知,也是倡导行知理论。”

  王骐指出,对于戏剧和文学的结合,需要立美和审美的结合。“我们即兴演讲的能力,即兴抒发本人想法的能力特殊低,这显然和我们学校没有戏剧教导非常有关,也和我们把文学当作一个简略的审美过程有关。把文学和戏剧结合起来,就有可能把立美、审美联合起来,使我们从实际中发生认识,这叫‘做中学’。目前‘做中学’是在我们国家学生的品德上比较软弱的一点,知道的许多,做得少,实践能力低,所以造成我们的创新才能就有点慢。”

  而戏剧进入学校进入课程,它带来的将不仅仅是文学的繁荣。“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,戏剧的要素在学校里面,广泛在人与人的关联上、治理层面上都有很大的功能,这种角色的相互转换是戏剧里面带来的东西,这是我们教育界对戏剧的一个期盼。”

  张之路:

  相较童书的黄金十年,儿童戏剧和电影没有大发展。

  “当下中国有一个非常奇异的现象,就是我们的儿童文学或者儿童图书的市场非常好,被业内说成黄金十年,而且还要迎接下一个黄金十年。和这个现象相悖的有另外两个分支,一个是戏剧,一个是电影。它和我们十年前或者二十年前相比,我觉得没有太好的发展。”张之路最早从事文学创作就是给儿艺写话剧剧本,但是这些年他只是非常偶尔的,还是因为工作身份到剧场去看看话剧,而他周围的孩子和家长很少有机遇看到儿童的话剧。“电影和戏剧是离不开的兄弟姐妹。戏剧比起电影来讲,离孩子们更近,从文学上把它改过来,让孩子表演,是很有意义的。”张之路认为现在的儿童戏剧加大了它的娱乐性,花哨的东西多,感动人心的东西少,“比方说舞台、道具、美术都做得很美丽,而且在演话剧的时候,一定要加上歌舞,这是对的。但是作为一个儿童的话剧,包括成人的话剧,它的内涵和故事是更重要的。它通过故事,让孩子们印象很深,因为通过故事,描绘了人物,在看完了这个话剧以后,不论是哭也好,笑也好,如果孩子能够凝神在那儿想一会儿,这是最高的境界。”北京晨报记者 王琳

  横向谈计划

  过去多年一直都在香港从事导演艺术监制和翻译工作,制作了50多部音乐剧,其中包括百老汇音乐剧、迪斯尼音乐剧,很多作品都在香港获了很多奖项。“我们一直在努力做到如何用戏剧让我们的教育不呆板,让我们的教育不只是考试。我们希望孩子们是有思考的,有思想的,而不只是在舞台上背台词,搔首弄姿,去伪装一个人物。简单说,戏剧教育是教我们的孩子上台表演,孩子们演成怎么样我们在乎,但是我们更在乎的是在这个准备的过程里面,孩子们的创作、创意、表达及自信,这些东西是我们在戏剧教育里面更关注的。”而教育戏剧是老师用戏剧跟孩子们沟通的办法,“好比我今天来卖菜了,比起‘各位同窗请听题——我有十块钱,要卖给你十斤的白菜,请问一斤是多少钱呢?’如果老师进入这个卖菜的角色,大家会觉得上这个老师的课很好玩,他用戏剧的手法,让教育变得更互动。教育剧场则是我们带一个演出到学校,但是我们这个演出不只是让孩子们看得开心,更是让孩子们产生思考。”

  叶逊谦泄漏他明年将用《故宫里的大怪兽》这个绘本改编成一部舞台剧,“方才张之路老师也提到,其实有些作品是不适合去转换的,当我们去思考如何转换的时候,我们一直在探讨的是这个作者在写这个绘本的时候想传递什么。我们用戏剧的伎俩转变故事,但是他的思维,他终极想传递给孩子的这个想法,我们必须尊敬和保存,必须可以完整地传递,通过戏剧的手段传递给孩子们。无论是文学还是戏剧,最终不是舞台上有多么花哨,的是我们的心在跟孩子们传递一个怎么样的想法。不仅是儿童文学、儿童戏剧,还有家庭文学、家庭戏剧,也都如斯。我时常想象一个美妙的画面,当大朋友和小朋友一起看完一个演出牵着手分开这个剧院的时候,有一个共同的话题去聊,大家可以有的创想。”叶逊谦说,假如一个半小时的演出能延伸出另外一个半小时的探讨,这个才是一个文学或者一个戏剧最美的处所。

  在成为儿童艺术活动谋划人这个身份之前,郝燕一直作为全职妈妈旅居国外,“我带着孩子看了无数的儿童剧,参加了无数的博物馆、美术馆的活动,出于好奇心去比较富饶的区和贫困的区有什么差别,图书馆的免费活动和非常贵的贵族戏剧课有什么差异,我们简直都研究了一遍。你就发现你的职业本能在唤醒你,你加入很多活动的时候,就会想这个东西在中国行得通吗?当我们回来的时候,大麦网上卖的儿童剧仍是《拇指姑娘》《白雪公主》。”从一个妈妈的本心动身,郝燕称我们的孩子值得更好的。2013年,郝燕开端从外国引进儿童剧,她的工作室在过去将近五年的时间里引进了两百多场演出。“我们引进的戏一定是多媒体的、肢体的、音乐的,或者视觉为主的,当你真的走进去,就不会有什么语言障碍。”

  “因为文化背景是不可能寰球化的,我们必需有自己的原创内容,植入那些只有中国孩子才干领会的情绪。”三年前,郝燕带着女儿去法国旅行时偶遇法国戏剧节,观看了很多法语剧,受到了不小的影响,回来以后,她做了一个很小的戏《再见小背心》,“讲述的是他长大了以后背心变小了,很多家长看了说很激动。这个戏是讲怎么离别从前的,为了吸引的人进剧院,我们还做了一个运动,大家可以把旧的不要的玩具拿出来摆摊卖。我们希望戏剧自身跟孩子的心理、生活、成长的每一部分都有关系。”郝燕回想称,他们第二年做了一个项目,有十二三个孩子排了一个英语的剧去爱丁堡演。“当时是莎士比亚的留念年,一个美国导演提议来做莎士比亚的剧,十二岁的小孩怎么可能理解莎士比亚,我们都认为很难。我们在北京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带着孩子们去读书、讲故事,再重新架构,我们设计了一个七八岁的女主角,她的生活,她跟妈妈的摩擦,她从狂风雨里面得到的灵感。最后这些十岁左右的孩子都懂得了这么一个精深的故事。实在越是伟大的文学,它的通道越低,可能小时候看跟长大看是不一样的。我们能够用这种故事和亲自休会的方式,把这些真正的很优质的文学带到教育中来。”

  “我们的节目固然是标榜创意,以创意为中心的一个节目,但最终是落在地上的,还是孩子以故事的方式、以戏剧的方式来表达。”中央电视台少儿频道《看我七十二变》的导演梅凡强调了通过故事表达内容的重要性,“其实对于孩子来讲,故事是最吸引他们的一种知识来源,或者是他们认识这个世界的一种方式。每个孩子都喜欢听故事,而且每个孩子都希望可能成为故事当中的人,因为那里面的人最有趣、最有意思,而且最酷。其实我们再想一想,不仅是孩子,包括成年人,我们也喜欢故事。其实故事是我们理解认识包括记忆这个世界的一种最重要的门路,有时候我们对故事有些成见,我们会觉得故事是虚构的,它不够真实,有时候我们感到故事布满了太多的感情色彩,它不够感性、不够客观。但是相反,其实我们都是用故事的思维去理解这个世界的。我们仔细想一想,你记得最清晰的事一定是特别活泼的,有剧情、有情节的那个故事。我们的节目也是这样,我们让每个孩子的表演在舞台上都以故事的方式展开,这样他去表达更天然,观众也更愿意看孩子演出他自己的故事。”

  中国原创儿童剧备忘录

  中国儿艺的《马兰花》创作于1956年,已排第六版,其前五版迄今已演2000多场,被誉为“镇院之宝”。

  首演于1963年的中国儿艺经典剧目《宝船》,是老舍先生唯一一部儿童剧作品,与《马兰花》并称为“一花一船”。

  辽宁儿童艺术剧院大型神话题材儿童剧《人参娃娃》创排于1982年,首演即夺得9项大奖,有“南有‘马兰花’北有‘人参娃’”的说法。

  中国儿艺以中国传统故事为蓝本的肢体动漫剧《三个和尚》,曾巡演德国、西班牙、芬兰、日本、法国等国。

  同样选材于中国传统故事的《成语魔方》,是中国儿艺“2014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年”的收官之作。

  中国儿艺依据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首部“成长戏剧”《山羊不吃天堂草》于2017年7月7日首演。

标签:

友情链接:
昆明康辉永升旅行社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滇ICP备11004185号-28
关键词:昆明康辉旅行社,昆明康辉旅行社官网,云南旅行社